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幽楼绮梦

作者:admin人气:722来源:

  公孙鸿继承其兄公孙飞云的地位,掌管剑鸣山庄,没多久便遇上灭魔之役。公孙鸿连合神刀门一同出兵参与这场歼灭魔教的大会战。公孙鸿出征在外,剑鸣山庄仅少数家将与其夫人欧阳晓月留下。
  这日公孙家三公子公孙少宗在外浪荡回来。少宗见庄内精锐尽出,只剩晓月与少数的门人留守,心生歹念有意强迫夫人交出掌门令。若是平日少宗绝不敢直闯卧凤楼,但此时的卧凤楼杳无人烟,平日看守的家将全都撤走了。少宗也就老实不客气的长趋直入……少宗来到卧凤楼敲门,一会晓月穿着薄衣前来开门。少宗见夫人体态撩人、丰姿绰约,当下色心又起。心想:「嘿……嘿……先找点乐子再说。」「谁啊?啊!你……你又来做什么?」「嘿嘿……二嫂,二哥不在你还穿成这骚样,又想勾搭汉子啦?」「你!无耻!快给我离开这里。」「别急!别急!老子干完了你,自然会走。」「你这个无赖!快给我出去!」
  「喂……你这骚货还敢在我面前装清纯呀?喝!」少宗向前将晓月一把抱住。
  「啊!你……你要干什么?」晓月极力反抗。
  「嘿嘿……干什么?自然是……干你搂……」少宗使力将晓月抱紧,上下其手。晓月虽然有意反抗,但力气实在相差太多了。不久晓月便放弃反抗,任其蹂躏。
  「嘻嘻!夫人,我也不强来。我保证只要你不答应,我绝不进去。如何?」少宗自认对女人颇有法子,只要略施手段必能让晓月浪的受不了,开口求他。这可以充分满足他的征服欲。
  「如何?」
  「你别妄想!」晓月别过头去,似为无言的抗议。
  「哈哈!到时你自然会求我的……」
  少宗狂妄的大笑,将放弃抵抗的晓月抱起,走上二搂……狗儿原本是在山庄外的小村庄中庙口乞讨的小乞丐。一家代代乞讨,可以算是乞丐世家了。而他的双亲在几年前的一场瘟疫中丧身,当时全村庄的人全都染上瘟疫死亡,唯有狗儿一人奇迹似的活下来。之后他沿路乞讨来到了剑鸣山庄外的小村庄,便在这住了下来。直到今年狗儿已十八岁,一心想摆脱贫困的生活,便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来到剑鸣山庄,想找一份打杂的工作。作为摆脱乞丐身分的第一步。狗儿来到山庄入口时,见门口的守卫皆聚在一旁赌博,想询问却没有人理会,便自行进入庄内。没想到剑鸣山庄之大,超乎狗儿的想象,走不到一会便迷了路,兀自一人在庄中乱走。碰巧见前面有人便赶紧向前,只见那人走进一间三层楼的建筑物中。那楼美的出奇,但腹无点墨的狗儿也没法详细形容。随后狗儿也跟着进入。
  狗儿走上二楼在门口窥视,竟见一名女子正被那男人不停的玩弄爱抚。听那女子娇声连连,令狗儿血脉喷张。狗儿感到自己的下体发热变大,十分难受。
  「夫人!我可以进去了吗?」那男子一边玩弄一边邪笑的问着。
  「……呜……不……不行……呀……」女子显然在强忍着。
  女子在愉悦享乐之余,目光不经意的忘向门口,竟看见有人在一旁偷窥!不禁大叫:「有人!」男子听闻也吓了一跳,急忙向门口冲去与狗儿大打出手。两人扭打成一团,一不小心便一同滚到搂下。女子连忙将衣服穿好,心理越想越怕。不一会打斗之声停止了!过了好一会儿,从门外响起脚步声……晓月往门口一看,竟是那名窥视的男子!只见那人手握一把沾满鲜血的匕首全身发抖的走了进来。
  「把……把钱拿来!」
  「钱?你……你不是庄主派来的吗?」
  「庄……庄主!在哪?他是谁呀?」
  此时的两个人心中各有不同的盘算……
  狗儿心想:「本想来找工作的,怎么胡里胡涂的就杀了人呢?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抢了钱好逃命去。可是剑鸣山庄人多势大,我……我逃得掉吗?」晓月心想:「他既然不是庄主派来捉奸的人,那也就没啥好怕的。他杀了少宗反倒是帮了我。要钱给他就是了,只要别乱来就好……」晓月伸手指向床边的柜子:「值钱的都放在那儿。」「耶!你……你不是活菩萨吗?」狗儿仔细看了名剑夫人一眼,反倒吓了一跳。
  「……」晓月一脸疑问,不太懂他说的话。
  原来晓月笃信佛教,每月初一十五,总会到山庄外的杏花村的寺庙上香祈福。同时也会布施食物与些许的银子给庙口的乞丐们。所以在庙口的乞丐们都称她是活菩萨。其中狗儿自是受过不少的恩惠,再加上她貌美如仙、高贵脱俗,在狗儿心中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你……认识我?」晓月小声的问着。狗儿连忙跪在她面前。
  「我……小的叫狗儿,本来是在庙口乞讨的小乞丐。小的曾受过不少活菩萨的恩惠。」狗儿顿了顿「小的本来是想要了点银两跑路的。没想到是活菩萨在这儿。小的自然是不敢对您不敬。」晓月不由得喜上眉梢,一开始少宗来的时候本以为今日定会被奸污一番。没想到不但少宗被杀解了自己被奸的危机,现在就连强匪也是自己有恩之人。今天该算是自己的幸运之日。
  「嗯~ 谢谢你,奴家这就去取些银子给壮士送行……」晓月面露微笑。
  「不了我……」狗儿突然双眼直瞪,像是瞧见了什么宝贝似的。
  晓月感到好奇沿着狗儿的目光看来……「啊!」原来方才晓月心情喜悦之余,在床上跪坐的身体向前移动好下床取银两时,双腿微开不慎春光外泄,正好让跪在正前方的狗儿看个过瘾。那件白净的布料,引人万般遐想。包覆在那蝉丝里面的就是夫人的桃花秘境,是天下男人皆心神向往的乐园。狗儿细瞧那白色起伏的中央处,一大片湿透的痕迹。想来是刚刚被那男子给弄骚的。狗儿不禁回想到刚才晓月被人搞的骚浪样,不由得猛咽口水、裤裆伸直。晓月见状心想不妙,连忙合紧了腿子,下床到柜子取出全部的银两。
  「奴家这就拿钱给你。」
  「不!不用给我钱了!如果夫人想施舍,就请施舍点别的」说着狗儿就站了起来缓步走向晓月。晓月看情况越显不妙。
  「别的!这~ 银子珠宝全给你了,要……要是不够的话,我再到金库里拿。」晓月试图逃向门外,却被狗儿一把抓回扔到床上。
  「活菩萨您就行行好,就当作做善事,让我干一次吧!干一次!一次就好……」狗儿开始动手扒去他口中活菩萨的衣物。
  「住手!快住手呀!」晓月打死也不愿意让一名污秽低贱的叫花糟蹋。心想:「今天本来是注定要被少宗那无赖奸辱的,没想到这下更惨到要被乞丐奸淫。」狗儿见晓月拼命反抗,抵死不从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当下灵机一动把刺死少宗的匕首亮出,在面前晓月晃动。晓月见利器在前,深怕一不小心划伤自己美丽的脸孔,当下一动也不敢动,就任由狗儿扒光自己。
  「夫人!您如果不想自己美丽的脸蛋上,被画上几个难看的疤痕的话,最好乖乖听话!」对女人而言死是小事,若是变成了丑八怪那可真的是比死还难受。尤其是晓月像这样的美人,更是如此。晓月立刻噤若寒蝉,连动也不敢一动。
  「你答应让我干了吗?」晓月无奈的点点头……狗儿快速地脱光自己的衣裤,向床走去。见晓月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任人享用。
  「天!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美的东西吗?」狗儿双手往名剑夫人光滑雪白的双乳抓去。
  「滑不溜丢的又嫩又有弹性。」晓月见自己被狗儿抓过的白乳,反沾上一层污渍。不由得悲从中来。狗儿将晓月全身摸个过瘾后,就想亲亲小嘴。便往晓月的樱桃小嘴吻上。晓月一想到现在贴在自己口边的,是一张吃着馊水和腐食的嘴时。不由得眼泛泪光……狗儿将晓月翻过身来,提起她修长的腿子。准备进入她的桃花源。狗儿见的秘处竟然有两个穴口一个湿润饱满、一个干瘪多折。未曾尝过男女之欢的狗儿感到头痛:麻烦!我只知道肏娘们的时候要进到她们的身子,现在究竟是要进一个。
  「嗯~ 夫人您要我插哪儿?请自个儿动手吧!」情何以堪呀?竟然要自己教人如何强奸自己。晓月越想越无奈,伸出玉手向下抓住要强奸自己的男人的肉棒。当抓着时如同被电了一下!心想:「好……好粗大的家伙。」晓月忍不住喵了一眼。吓了一跳!狗儿的话儿大的惊人!如同一个婴孩的手臂一般粗大!晓月和那么多男人睡过,但还没见过这般利害的〝神兵〞。晓月感到自己的秘处不由得溢出淫液,显然自己的身体以跃跃欲试了。但一想到这粗大的宝贝的主人竟是一名低贱的乞丐,便陷入矛盾的情绪中……晓月将那如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引到自己的桃花洞口,自行将它插入一半,心想:「哀 ~终于要被那臭乞丐强奸了!」狗儿得到晓月的指引,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当下扭腰将巨棒捅入骚穴中,一股作气的插到底。「阿~ 」晓月感到自己的阴道,被突然闯入的硬物塞得水泄不通。饱满的感觉一直通到身体的最深处。不由得呼出一口大气。狗儿更是爽呆了!又湿润又暖活又紧实又滑嫩,从未尝受过的美妙滋味,不停的从下体传入脑中。


  「这就是玩女人的滋味!真是爽呆了,难怪那些有钱的大爷没事就喜欢到窑子逛。想不到我狗儿今生也有机会嫖一次,而且嫖的还是活菩萨。呵!呵!」晓月被狗儿的大肉棒插的浪翻了,却不见那汉子动一动,只怕是他不知道吧。看来还是得给他提个醒。狗儿本以为插进去就算是干女人了,只见晓月的小蛮腰扭动了一下。狗儿随即感受到从龟头传来一阵的快感。狗儿虽然目不视丁,但也生性聪颖,经晓月的〝提示〞后随即领悟男女交欢的窍门所在。当下便开始在晓月的体内抽插。由缓渐急、由轻转重,肏得名剑夫人娇吟不断:「啊……啊……咿……咿……呜呜……」狗儿听得十分受用,心中飘飘欲仙:「夫人!我本以为这世上最好听的东西是就是在一品居(茶楼,狗儿时常在楼下乞讨兼听歌。)的翠儿姑娘唱书时的声音。没想到夫人你随便的哼叫几声,就要比翠儿姑娘的歌声好听多了。就像……就像……仙乐……嘿嘿……没错像仙乐……夫人再大声点!再叫大声点!好听极了……」晓月又羞又怒,别过头去暗骂自己的没用。明明是在被人强奸还因为太过愉悦而忍不住淫叫。心想:「我……我真淫荡……这身子太不争气了……就连个乞丐也……埃……羞死人了」……狗儿天赋异秉,虽然是第一次,但却能一连干了快半个时辰,干的晓月娇声连连、高潮不断。终于!狗儿感到龟头一阵酥麻:「好……好奇怪的感觉?」「别……别射在里面!啊!」晓月知道狗儿要射精了连忙大叫。
  狗儿倒也故意,精关一松大量的精汁注入晓月体内。初次体验高潮的狗儿,死命的往晓月的穴里头顶,射的干干静静,耗尽了最后一份的精力。这才趴倒在晓月的美体上大声喘息,回味着适才的每一段过程。
  「嘻嘻……我……我干了夫人了!我干了活菩萨了!嘿嘿……留种了……哈哈……」「你这贼人干我干的爽不爽呀?」被狗儿压在身下的晓月冷冷的问道。
  「爽!爽极了!」狗儿显得得意忘形。
  晓月冷哼一声。「哼!」狗儿感到腹部一阵剧痛,已被人踢下床去。
  「啊!……你在干啥?」狗儿这才发现原本应该握在自己手上的匕首,已变到晓月的手上,那个刚刚被自己压在下面干的女人。
  狗儿见情势逆转吓得面色发白连忙磕头认错:「夫……夫人!不!活菩萨!活菩萨饶命呀!饶命呀!活菩萨!」晓月一言不语的走下床去,站在狗儿面前。狗儿抬头一看,只见一道道白液从晓月的花丛处沿着白晰的大腿内侧一路流到地板上。吓的连忙多瞌两个响头。晓月自个低下头去,见着那臭汉的毒汁从自己娇嫩的花穴中缓缓地流出,不由得气恼:「你好大胆啊!你可是第一个在奴家身子拨种的野汉子。」「小……小的该死……饶命!饶命呀!」晓月丰臀一移坐在床缘上,狗儿抬头一看从晓月的花源处流出的精液,在屁股与床单接合处积成一小水滩,下体不由得渐渐抬头。晓月见状怒道:「贼汉子!这个时候你还想那档事!」「小的不敢!小的不敢!」狗儿原本雄风重振的巨棒,吓得又缩成了小蚯蚓。
  晓月见状不由得笑颜逐开:「呵呵!有趣的家伙。好!要是再让奴家见着你那小家伙变大家伙,奴家就把那令人厌的家伙割下!」晓月有意捉弄狗儿报报小仇。
  狗儿吓得面如白纸,拼命抑制着自己的家伙乱来。也不敢在瞧那娇媚如花的可人儿。
  「呵~ 你瞧瞧……」狗儿抬头一瞧,只见晓月使起纤细玉指,往桃源口一插,呻吟数下,食指与中指两指白玉葱花沾满自身的淫液和狗儿的精液,就这样含入樱唇中品尝。
  「夫……夫人在尝我的……精……」忍不住!狗儿的神兵瞬间膨胀数倍,还怒气腾腾的向着晓月上下跳动着。
  「完了!饶……饶命呀!饶命!」狗儿连忙抓紧宝贝磕头求饶。
  「呵呵!算了!算了!奴家说笑的。嘻!好!我问你要死要活?」「……?」「奴家是问你,想要死还是想要活?」「活!活!活!要活!谢谢夫人不杀之恩。」狗儿拼命磕头。
  「好!哪奴家问你的话要如实回答。」
  「是……是!夫人请问。」
  「恩~ 你来此所为何事?」
  「小……小的本是想来山庄找一份打杂的工作。不料却……我不是有意的。」「你杀的汉子是我们剑鸣山庄的三少,屡次辱我清白,奴家早想杀他了。今儿你也算是帮了奴家的忙,方才……」晓月悄脸浮上红霞。


  「……方才你对奴家的无礼,便算是奴家的谢礼好了。」「真……真的!谢夫人!谢夫人!」「但是你杀了少宗,山庄的人恐怕不会放过你。想活吗?」「想!想!夫人救命!夫人救命!」「其实也不难,你这就将尸体埋到后山,切忌勿让他人瞧见。」「是!是!」「尸体埋好后你再回到这儿,我会推荐你为山庄的弟子,也不用作杂工了。」「啊!谢谢活菩萨!谢谢活菩萨!」「奴家是你的恩人,所以奴家的话你可一定要听呦!」「是!小的知道!活菩萨的话就是狗儿的圣旨。」「恩~ 孺子可教!那……那奴家这就命令你,以后天天到奴家的床上报到。
  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