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红楼遗秘之碧痕

作者:admin人气:1179来源:

红楼遗秘之碧痕
  却说这日,贵妃忽派人从宫里将些希罕的玩物送到府中,命分与众人玩赏。
  薛宝钗也得了一份,第二天过到贾母这边拜谢,只见宝玉已在那里。她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後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
  宝玉却心无他念,见了她来,上前笑问道∶“宝姐姐,让我也瞧瞧贵妃赐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这麽说,少不得褪了下来,偏她生的肌肤丰泽无比,剥了半天也褪不下来。
  宝玉在旁看着宝钗那雪腻的一段趐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吞了吞口水暗暗想道∶“这膀子可算是这家里几百个女人里最诱人的了,要是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有得摸一摸,却偏偏生在她身上哩!”正在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那“金玉良缘”之说,心神一阵荡漾困惑,再看宝钗容颜,只见脸若粉桃,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比起黛玉,又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呆了。
  宝钗终把串子褪了下来,递与宝玉,他也忘了接。宝钗见他傻了,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
  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怎麽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怎麽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
  薛宝钗冰雪聪明,知她打趣某人,便嫣然道∶“呆雁在哪里呢?让我也瞧一瞧。”林黛玉比手划脚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巧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唬了一跳,忙问是谁。
  林黛玉摇着头儿笑道∶“不敢,是我失了手,因为宝姐姐要看呆雁,我比给他看,不想失了手,弄到你脸上了。”宝玉揉着眼睛,脸上阵阵发烧,见黛玉似笑非笑的瞧他,心底一阵发慌,待要说话,却又想不出有什麽好说的。
  用过午饭,众人散去。宝玉怅怅的回到屋里,只见院中早把凉席枕榻设下,大小丫鬟东倒西歪的躺着,也没人理他。
  宝玉没趣,正想进里屋看看袭人在做什麽,或可闹她一闹,忽见碧痕从後边浴房出来,手里抱着一盆换洗的衣物,头也没上髻,黑光光湿淋淋的秀发披在肩上,肌肤被水泡得娇嫩嫩的,又如桃儿般白里透红,真可叫做吹弹得破,想起刚才宝钗的雪臂,心头一荡,便凑了过去。
  碧痕见是宝玉,虽然身上只着了件小衣和纱笼,露手露脚的,但从小便惯了的,也不避忌,站住对他道∶“偏这会从哪顽了回来,算我倒楣,怕是又不能好好睡个觉了。”
  宝玉笑道∶“我也困哩,不做别的,一起睡去,哪里就倒楣了?”碧痕道∶“那就快快去屋里躺下,我侍候完了也打个盹。”宝玉靠近,越发觉得她清爽动人,笑道∶“也不用你侍候,我就到你席上睡吧!”
  碧痕一听,脸就晕了,淡淡说∶“受不起,我那床二爷怎麽睡得惯?”宝玉涎着脸道∶“我就睡睡看。”碧痕道∶“你就别闹人了,天这麽热,你好好的大床不去睡,来跟人家挤什麽呀~~”忽然有点坏笑地说道∶“要不,你就跟花姐姐挤去,她可是不赶你的。”
  宝玉又急、又痒,恨她不肯答软,色心转动,道∶“我想起来了,天气这麽热,我也得洗个凉才好睡。”碧痕叹道∶“我说呢,好容易想打个盹儿就被你搅没了,罢罢罢,我先去屋里帮你拿衣服再过去打水。”宝玉笑咪咪的,仅自先往後边的浴房去了。
  碧痕抱了宝玉乾净的小衣进了浴房,把衣服搁在旁边的高架上,见宝玉已脱得精赤,坐在大木盆里笑嘻嘻的等着,道∶“急什麽呢?水又没打好。”宝玉只笑道∶“不怕,天这麽热,不着凉的。”碧痕上前,拿住水把,一下下地推水。
  不一会,水已满到宝玉腹上,碧痕微喘道∶“才洗了澡,便又出了一身汗,都是叫你这大老爷给闹的。”宝玉笑道∶“那你也进来一块洗罢!”碧痕懒得睬他,拿了一块澡绵到木盆边蹲下来与他搓洗,宝玉笑嘻嘻的坐在木盆里受用,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逗趣。
  碧痕怕沾湿了袖子,便将之高高挽起,用汗巾儿扎了,露出一大截白白的藕臂。宝玉怔怔瞧着,又想着与宝钗比较,虽说瘦了点,也没有那般润腻,可此际入眼,心里也爽爽的;再往她身上一乜,纱笼里是一件碧碧翠翠的肚兜儿,衬得那肌肤更是白晰娇嫩,不知不觉股股热气乱窜,待碧痕帮他搓到下边,轻轻地碰了一下,便朝天高翘了。


  对碧痕来说,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不禁吓了一跳,如遭蛇吻,慌忙缩回手去,瞪着宝玉说∶“怎麽了?它今天怎麽变这样啦?”宝玉沐浴,向来由几个大丫鬟轮流侍候,从前年少不知事,自然没有什麽荒唐,如今已有过仙姑在梦中秘授,又跟袭人偷过了几回,春心已开,乐趣也知,在这种情形下,当然“揭竿而起”,却把碧痕唬了个芳心乱颤。
  宝玉脸上微热地笑道∶“它难受哩!姐姐快帮我揉揉。”碧痕不动手,惊疑不定道∶“好好的怎麽就难受了?你还笑嘻嘻的!”宝玉忙苦了脸,说∶“这可是真的,或许天气太热,它也上火哩!想来姐姐揉一揉就好了。”
  碧痕从小就被买进来,又没在长一辈房里侍候过,对那些男女之事,所知自比袭人少了许多,只隐隐觉得男人身上的这根东西可非同一般,否则女儿家怎麽没有呢?将信将疑地说∶“要不我去叫袭人姐姐来,问问她才好。”
  宝玉见她完全不懂,心里大乐,哄她道∶“好碧儿,你就先帮我揉揉,说不定就好了,也用不着去烦她。”碧痕这才犹犹豫豫伸出手儿来,轻轻地搭上了宝玉那根胀得巨硕的怪物,怯怯地揉了揉,说道∶“肿成这样,只怕没那麽轻易就好。”却见这公子咧着嘴,面容古怪,还道他在难受哩!
  怎知这宝玉公子却是美得连骨头都轻了,心里暗叹道∶“女人就是比男人好呐,我那根俗物一到了那嫩嫩的手里,就舒服透顶了。”过了一小会,听碧痕哆嗦道∶“只怕不好哩,你看它好似越来越肿了。”宝玉忙道∶“你只管揉它,我却觉得舒服多了。”又教她怎样怎样揉,怎麽舒服就教她怎麽来,全按自己的意思,见那碧痕儿认认真真帮自己手淫,心里早乐开了花。
  又销魂了一会,宝玉瞧着碧痕,只觉清清爽爽乾乾净净的十分可人,虽说她不是晴雯那一类的美人胚子,可也有一种少女的妩媚,特别是她脸上的那一张小嘴儿,虽没咬过红,却是红嫩嫩的,心里愈发爱她,那淫念也愈炽,心念打转,苦着脸道∶“看来真是难好哩,身上好生难过。”碧痕也愁眉苦脸说∶“我瞧也是,你看它哪有一点消肿的样子,我看还是得去告诉袭人姐姐,说不定还得快快回了太太请医生来瞧瞧。”
  宝玉道∶“其实不用,前阵我也这样过,袭人帮我弄弄就好了。”他这句话倒是不假。碧痕忙问∶“她是怎样弄的?怎不早说?”宝玉忍住笑道∶“她把裤子脱了,将我这东西夹在腿心里揉揉就好了,我也不知是什麽原故,想来男人是阳,女人属阴,古书上说的阴阳调和便是这道理。”有眉有眼的瞎扯了一通。
  碧痕一听,顿时满脸飞红,半晌不语。宝玉心中打鼓,不知是不是话说得太白,奸计败露了,叹了口气道∶“我知这也太为难人了,所以我方才没说,你不肯就罢了,大不了把这病回了太太叫大家笑话去。”
  却听碧痕嚅嗫道∶“不是不肯,只是人家一个女孩儿,怎好脱了┅┅脱了跟爷们在一起┅┅若让别人知道,哪还有脸见人呢~~”宝玉见她言语松动,忙拉住她的手儿柔声道∶“现在又没别人,你脱了衣裳进盆子里来,也不会弄湿,悄悄帮我医一医,好了我心里更疼你。”
  碧痕脸上更红,白他一眼道∶“谁希罕这个!你往後只别太闹人就行了。”
  宝玉一听,大喜道∶“那你是肯了?”见她不语,便笑嘻嘻地上前,动手解她身上的小衣,道∶“这会子我也来侍候你脱回衣服。”碧痕推开他的手,说∶“你会吗?人家也受不起。”她便自己脱了起来。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件衣裳她也脱了个半天,把宝玉急得直吞口水,央她道∶“好姐姐,我真的受不了啦!”这倒也是一句真话。碧痕这才一咬唇儿褪下了小衣,便给宝玉拉进大木盆里去了。
  碧痕坐在水里被宝玉温温柔柔地抱住,平日不敢细瞧的那张俊美无比的脸就近在咫尺,肌肤相贴,又有阵阵男子的气息袭过来,她几时经历过这等风情?只觉浑身软绵绵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迷迷糊糊间又感觉到一根硬硬烫烫的大东西在腿间乱碰,也不知怎麽,一颗芳心便“噗通噗通”的直跳,像是要蹦出胸口来啦┅┅无力道∶“你要人帮你医,怎麽还搂着人家呢~~”
  宝玉笑道∶“我扶你蹲起来,要不怎麽把这东西放到你腿心去?”他双手微微一抬,碧痕忙蹲了起来,那根烫东西就凑了过来,碰到娇嫩处,竟有点酸酸麻麻的,慌得她差点想要逃开去。待心神稍定,才觉那滋味其实也挺不错,只是身子怪怪的,心儿慌慌的。


  宝玉胡搞了半晌,在水里也能够感觉到碧痕那嫩蛤嘴里滑腻了,暗暗刺了几刺,捣得她“唔唔~~”的娇哼了几下,却没能弄进去,想起跟袭人的第一次经验,暗自总结了一下,无非得个“狠”字,便悄悄抱紧碧痕的纤腰,把龟头陷到她那嫩窝儿里,突然下体一发力,只听碧痕“哎呀~~”惨叫一声,已被他破了处子之身。
  碧痕疼痛难忍,身子乱扭乱挣,却哪逃得了?只好把一对小白脚不住乱挣乱踢,但听“哗哗”作响,大木盆里的水不知被她泼了多少出去,哭叫道∶“好痛哩~~不能!不能!”
  只见水里滚起一丝鲜艳的殷红,浮冒上水面,叫人触目心跳。宝玉心知又有个好好的女儿家给自己坏了,不禁生起一股怜意,却无暇多感慨,因为阵阵纠紧的美感直从阴茎传上来,爽得他浑身趐趐的。转眼龟头已入到幽深,前端顶到一点儿极娇嫩的肉儿,便连脑子也渐渐不好使了,胡答道∶“就是要弄进去才医得了哩,好姐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碧痕泣道∶“你刚才又没说要┅┅要扎到人家里边去,痛死啦!别动呀~~呜呜呜┅┅”宝玉忙抱着她百般温存,不敢抽动,只是他宝贝巨硕,花心易得,只抵在那点小肉儿上边轻轻地揉弄。
  过没多久,碧痕只觉幽深处不知什麽地方竟酸了起来,又夹着丝丝的麻痒,浑身也不自在了,在宝玉怀里对他娇嗔道∶“你还偷偷的动哩~~搅得人好┅┅好┅┅难过。”
  宝玉见碧痕眼里虽然还是水汪汪的,但那神情娇腻,似已有些苦尽甘来的样子,笑道∶“你再仔细感觉感觉,只怕是滋味美妙才是吧?待我动一动,姐姐还会更舒服哩!”
  碧痕凝视着宝玉道∶“你叫我医你,骗人的是不是?”宝玉知瞒不过,只好从实招了,说∶“这个便是大人房里常做的乐事了,我馋姐姐,姐姐又不肯,我只好撒个谎了。”
  碧痕轻叹了一声道∶“还是上你的当了。”眼圈一红,又要掉眼泪。宝玉忙抚慰道∶“今日骗姐姐这一回,他日定待不亏待姐姐。”
  碧痕娇躯微微一震,对她这个的一个丫鬟来说,宝玉这句话就如仙音一般,似乎将来的日子便有了着落,心情一松,薄嗔道∶“你这人的话,只怕是馋极了随便乱说的,谁会当真呢~~”
  宝玉见她神色妩媚,动情道∶“碧痕姐姐只管放心,这句话我真记得呢,只是现在姐姐还得为我医医这东西。”轻轻柔柔的调缪了一会,只见碧痕脸上红晕晕的,闭着眼似乎十分受用,便将她双腿大大分开,一边一条分架在木盆缘上,双手拿住她的纤腰,开始发狠起来,一下一下皆往她花房送尽,却仍有半截未能入。
  碧痕只觉花房内又酸、又痛、又麻、又痒,特别是给宝玉那大宝贝一插到深处,顶到个什麽东西,魂儿就像要散掉了,百般滋味尽上心头,她活了十几年,做梦也不知世间竟然还有这种荒唐,一个男人居然用他身上的大肉棒插进自己的肚子里乱动乱搅,想想也真是羞不可奈,一时痴痴醉醉的彷佛在那梦里,怎麽也醒不回来,怎麽也不想醒来。
  有那《浪淘沙》来助兴∶轻解薄罗裳,共试兰汤,双双戏水学鸳鸯。水底辘轳声不断,浪暖桃香。春兴太癫狂,不顾残妆,红莲双瓣映波光。最是销魂时候也,露湿花房。
  宝玉瞧着浸泡在水里的碧痕,肌肤愈显滑嫩白净,娇躯被自己抽采得浮沉不定;再看她那一对白白的美腿大大张开,分挂在大木盆两边的椽上,而那淫亵的姿势竟是这样一个乖乖的女儿家摆出来的。只觉入眼销魂蚀骨,那下边的宝贝也就更胀更硬,一进一退间也就更快活啦,早早便有了一丝泄意,忙努力抑制,心里只盼能这样玩她个天长地久。
  可惜宝玉却不似贾蓉、贾蔷那两个有绝活的,精气又极旺盛,只抽挺了近百下,感觉碧痕那花径实在是紧得要命,箍得大肉棒趐爽无比,偏又滑腻腻的,让人可以畅美的抽挺,兀的忍耐不住,一股脑便把那玄阳热精都喷了出去。
  碧痕忽觉一点奇麻在幽深处的花心中央化开来,转眼便流荡至全身,想怎麽忍也忍不住,便哆哆嗦嗦尿似的丢了,心里又慌又麻,翻着美眸抽搐道∶“我不知怎麽了~~”
  宝玉哪能答她?只尽力抱着她那白白的身子,龟头压在她那点娇嫩的花心上灌射,转眼两人那交接处的水便混浊了一小片。宝玉美极,好不容易,又享受到一个女孩儿的处子精华了。
  云收雨却,碧痕委屈无限,又嘤嘤地哭了起来,宝玉忙百般哄她,说也跟袭人这样玩过几次呢,又许以怜爱。过了良久,碧痕才止了哭,狠狠地在宝玉臂上咬了一口,虽然痛极,那傻子哪会着恼,倒觉甜到心里去了。


  宝玉在这荣、宁二府内,上至老太太,下至小丫鬟,在哪个心里不是个宝?
  碧痕又是宝玉屋里的,他荣便荣,他损即损的,从此心里更是爱他个战战兢兢。
  可怜那碧痕胡里糊涂挨了公子好一顿“欺负”,想起时候不早,忙起身穿上衣裳,还得一拐一瘸的收拾屋子,宝玉待要帮忙,却被她恨恨地推了出去。
  宝玉懒洋洋地走出去,只见天色已近黄昏,院里的午睡的大小丫鬟早就起来了,都远远的躲着,有的还掩着嘴偷笑。宝玉虽有点不好意思,心情却舒畅,招手叫众人进去帮碧痕收拾屋子。
  丫鬟们便笑嘻嘻的一拥而入,见屋子里水流了一地,有的便笑出声来,可恨那辣睛雯更是笑弯了腰,把个碧痕羞恼无限,跺跺脚扔下众人跑了。